族譜裏的聖旨

2019-09-30 16:25:17來源:泰州晚報作者:【淘派集運】陳宏康

  高港陳氏家族最初是從蘇州、太倉一帶遷徙過來,早年也曾在高港楊灣那裏建有陳氏宗祠,老宗祠屋基地點仍在。

  不久前,以高港地區為中心的陳姓匡濟堂,會同江陰、揚中、上海、濟南、永安、蕪湖等地的陳姓家族在高港隆重會聚,舉行了續修陳氏族譜的儀式。

  陳氏族人在儀式上頂禮膜拜陳姓的祖宗:南宋抗金宰相陳康伯。

  陳康伯,南宋名臣,力主抗金的宰相,在輔佐宋高宗、宋孝宗兩任皇帝時深得他們的信賴。

  有關陳康伯的事蹟特別是主戰抗金方面的事蹟,國家正史《四庫全書》裏有着詳細的記載,但陳氏族譜裏的一些記載更為具體詳盡。

  例如:在陳姓族譜裏有一道宋高宗下給陳康伯的聖旨,其時陳康伯已多次告病還鄉,皇帝也多次下旨令其返朝參政。

  這道聖旨曰:勘得陳康伯,德業淵深,靜重明敏,真宰相才也。朕方寄以天下安危,其勿固辭,即日赴延英殿以備顧問。湯思退雖同參決,朕實倚卿匡濟。旨到亟思自勉。

  翻譯成現代白話:經過審查核定得知陳康伯德行高尚、工作經驗深厚豐富、遇事冷靜、明辨輕重、思維敏捷,是名副其實的宰相人才。我(皇帝)決定將國家安危寄託於你,望不要固執拒絕(我的器重決定),接旨後立即啓程赴延英殿(高宗時在京城杭州朝見大臣議事的地址),以便我隨時問詢於你。湯思退(秦檜後的投降派代表、南宋名相)雖然與你同時參議國事,但我其實還是倚重於你、信任於你(“匡濟”是高宗皇帝賜陳康伯的號)。此聖旨接到後望迅速思考,自己勉勵自己,決定赴朝廷佐政。

  在《陳氏族譜》裏還有高宗皇帝下詔請陳康伯入朝佐政的璽書,有陳康伯因身體有恙以及自己是主戰派的代表,又與同僚主降派系秦檜後的湯思退政見不合,多次請辭回鄉的辭表。

  在陳康伯又一次入朝後,適逢金兵又一次南侵,高宗皇帝在投降派的遊説下思想動搖又想故技重施,南逃,擬下詔書“如敵未退,散百官”。在此關乎國家興亡生死攸關之際陳康伯豁出去了,他燒燬皇帝要求文武百官撤退的詔書,並覲見高宗,指出一旦百官散去,君主勢單力孤,無法守護朝廷,還不如御駕親征,發憤一擊。同時呈上擬就的《請親征疏》,在羣臣的強烈要求下,高宗最終被迫同意“下詔親征”,但在做好軍事部署的同時又暗地命令建造御船,做好海上逃難的準備。高宗皇帝終於聽從了陳康伯建議,下詔親征,頓時軍民羣情激昂,在安徽和州(現和縣)江面與金兵大戰,沿途人民自發組織船隻支援,終於大敗金兵。

  陳康伯曾以左、右僕射的身份先後輔佐過宋高宗、宋孝宗兩任皇帝,從他嘔心瀝血忠貞於皇帝的言行看,他的確是個久經考驗的忠臣。

  弋陽康伯公祠內有孝宗皇帝親筆題匾“旌忠顯德”和“三度錦衣歸故里,兩扶紅日上青天”的對聯,即是對陳康伯的一生的生動寫照。

  從高港《陳氏族譜》有關皇帝給陳康伯的旨詔記敍中更可以看出皇帝在金兵壓境時的複雜心態,也可以看出皇帝內心是不想投降求和的,也是痛恨投降派的,但在榮辱與生死的權衡下多數還是選擇貪生怕死,故常常是以割地、獻金、稱臣求和為結局。南宋高宗、孝宗皇帝在這上面已有足夠的表演。

  據《陳氏族譜》記載,高港陳氏家族已在高港地區生活了十幾代人。高港陳氏家族最初是從蘇州、太倉一帶遷徙過來,早年也曾在高港楊灣那裏建有陳氏宗祠,老宗祠屋基地點仍在。